現趴囉。

關於這個CP我只想說一句話:這是顏飯的勝利。

 

 

  「我說啊,燭台切先生。」
  跟明石國行談戀愛真的很累。燭台切光忠深有所感。
  他現在正在對方家的玄關,猶豫著是要現在穿鞋走人還是回頭去問那傢伙想說什麼。

  這段關係裡他有太多事情要忍,像是就算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好幾輪了,那傢伙還是只叫他「燭台切先生」;像是即使連虎徹家養的烏龜都知道他們在一起,那傢伙還是連主動牽他的手都不願意;像是他好不容易在情人節排好假訂了餐廳,那傢伙卻不甘不願地說咦一定要今天出門嗎我想睡覺。
  好像沒有他這個男朋友也可以一樣。
  他也不想再跟那傢伙吵了,因為就連吵架都像是他自己一頭熱。

  「燭台切先生。」
  他認命地從門口折回來。
  電視還開著,明石國行甚至沒挪過窩,只是轉過半個身子,從沙發裡探出頭看看他有沒有回來。就是這麼懶。燭台切光忠沒有生氣:他早就不再為這種事情生氣了,他只覺得無力。
  「我啊,是個很沒幹勁的人。」
  這我可不是第一天知道了啊。他想。
  「我好像一開始就說過了?談戀愛這種事情太麻煩了,不太適合我啊。」
  那傢伙沒在笑──他很少有連笑都懶的時候。燭台切光忠忽然緊張起來。
  難不成要被甩了?
  怎麼會是我被甩啊?

  「因為他人而覺得開心也就算了,反正開心又不會累;但是,為了別人的事情難過、生氣、痛苦或是傷心,對我來說,太麻煩了啊。」
  明石國行換了個姿勢,整個人轉過來趴在沙發背上看著他。
  「知道我一開始為什麼答應交往嗎?因為和燭台切先生在一起感覺絕對不會麻煩的樣子。
  「事實上果然也是如此,燭台切先生真的……不對,這樣講好像有點奇怪啊。總之,一直以來都很開心,一點都不麻煩。
  「只是從剛才開始,感到有點困擾了。因為是第一次,不太知道怎麼處理,又更麻煩了。不過……哇,你幹嘛?」
  燭台切光忠突然走近,直接踩著扶手爬上沙發,整個人壓在對方身上,明焰般的眼睛不自覺地微微瞇起來。
  「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?」
  明石國行臉上閃過疑惑,隨即又成了一個無奈的表情。

  「連續劇還沒演完……」
  「兩個禮拜前我就幫你設定錄影了。」
  「……哦。」

 

──

※YA十足少女漫畫,稱呼果然很麻煩。

※明石中間想說的是「燭台切先生真的是個好人」(。

※燭台切一個腦補過多(無誤),太好滿足了啊他。

※不太喜歡寫現趴是因為我無法接受刀男們互叫名字。(那是刀匠的名字啊!!!ㄅ能接受!!!!!!!!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Glass Warehouse

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